猫左先生

⊹ 专注于探索地球,书写地球赞歌 ⊹
⊹ 用文字和镜头记录与世界相遇的每一个瞬间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猫左先生:thinker-daily
所有文字及图片皆为原创
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约稿及一切事宜请联系邮箱:thinker125@126.com

沉船旧情



2012年4月6号,我和朋友在台北旅行。

那天下午我们一直在敦化南路的诚品书店打发时光,然后买了一堆书抱回酒店。

傍晚的时候,突然下起小雨。4月的台北,似乎很爱下雨,街上总是湿漉漉的。

我们跟酒店借来一把大伞,还是按照原计划冒雨跑去华纳威秀看9点那场3D版《泰坦尼克号》。

按理说时间对于旅人总是紧迫的,应该安排更有意义的项目,而不是把一整晚的时光都挥霍在一场哪里都能看到的老电影上。可是那晚,我们想看这部老得可以称之为经典的片子的欲望似乎超过了一切,真是有点莫名其妙的任性。

那天排队买票看《饥饿游戏》的人很多,《泰坦尼克号》放映厅里只有寥寥几对情侣和我们。华纳威秀的椅子坐起来很舒服,但是电影的3D效果并没有之前宣传的那么震撼。时隔14年,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像少年时看片那样感动落泪,可是当年老的露丝将海洋之心投入海底时,泪水还是汹涌了。

哭着的时候,心里竟然有点庆幸,原来自以为历经沧桑足够坚硬的这颗心,依然可以被如此俗气的爱情打动。



《泰坦尼克号》在大陆上映那年我17岁,念高中一年级。

90年代,中国引进外国大片的数量非常有限,电影档期也没有现在排的这么满,营销手段更是乏善可陈。我是从一份叫《作家文摘》的报纸上看到的这部片子的剧情介绍,那篇文章还配了一张电影海报,海报上莱昂纳多那张脸真是帅的惊天地泣鬼神。

报纸在班上女同学的手里不断辗转。当年,我们还小,却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以为生命中总有一场如露丝与杰克那样荡气回肠的爱情等着自己去经历,所以,看电影的心情总像是在谈恋爱,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泰坦尼克号》是1997年圣诞节假期时在北美院线和香港台湾上映的。那时候,还没有全球同步首映一说,中国大陆的电影市场还未崛起,那丁点儿票房也不足以吸引好莱坞制片商的注意,虽然翘首以盼,也要耐心等到来年春天才能欣赏发生在这艘大船上的那场爱情盛宴。

等待的那几个月时间,街边的报摊书摊已经开始贩卖有关这部影片的写真集和海报了。当年,网络不发达,第一时间掌握娱乐脉动的总是报摊老板。薄薄的一本写真册子标价10块。那时候我的零用钱大部分都是自己的稿费所得,在杂志上登一篇四五百字的短文章也就能拿到60块钱,一个月能发表四五篇算是运气好了,即使这么拮据的状态下,也还是咬牙买了好几本盗版写真,自己小心翼翼的翻看,借给同学时也是一万个不放心。

年少时,我们很容易陷入对某种事物的深度迷恋,因为迷恋,便会花尽心思去了解。家长大约觉得这是不务正业,我们也会认为家长不可理喻。长成大人之后,不会再去那么疯狂的追逐什么人或什么事,处世哲学也变成了过得去就好,这时回头再看当初那个为了一部电影就如痴如醉的自己,会不好意思,会自嘲幼稚。可是,现在这个对任何事都浅尝辄止的大人偶尔也羡慕当年那个为着深爱一部电影,便去图书馆探究那段沉船史的肆情肆意的少年。至少,用尽力气去喜欢什么,总比不咸不淡的过日子要来的有意义。



还记得首映那天是个周五,我们因为要上课,只能熬到周六再去看。成人票70块一张,这在当年中国电影市场已是天价。我们穷学生只看得起早场,凭学生证,一张票30块。

我和几个同学约好在学校门口见面,然后骑车去花市电影院。一早起来就让姥姥给我找条手绢。我姥姥问看电影拿手绢干什么呀。我没敢告诉她看这部电影一定会哭,并且哭的很惨。老人家并不能理解为什么要花很多钱还得让自己哭。

那一天,放映厅里座无虚席。对于尚未变得俗气实际的我们来说,穷小子诱拐富家女的桥段充满诱惑力。彼时,莱昂纳多充满灵气,帅的晶晶亮;温丝莱特丰满性感,美艳无比。卡梅隆很聪明,重揭往日浮尘,演绎一场绝世爱情。



那一天,我听到杰克对露丝的说:你一定会脱险的,你要活下去,生很多孩子,看着他们长大。你会安享晚年,安息在温暖的床上,而不是今晚在这里,不是像这样的死去。

这是临终遗言,生死告白,爱情嘱托。

然后,露丝去做电影明星,像杰克教他那样分开腿骑马,开直升机,经历那炫美人生;像杰克说的那样,她结婚,生很多孩子,安享晚年;她重返大西洋,把海洋之心沉入深海,安息在温暖的床上。

那一天,卡梅隆将电影作为祭礼献与长眠于大西洋海底的无辜灵魂。你瞧,那几位去而复返在甲板上演奏着婚礼进行曲的小提琴手,那对相拥赴死的Straus夫妇,穿着晚礼服死也要像个绅士的Guggenheim爵士,尽忠职守的安德鲁先生和史密斯船长,得知逃生无望便哄着孩子安然入睡的无名母亲。。。为了让露丝获得一线生机而想尽办法逃生的杰克在爱情面前固然伟大,但是多年以后回想起这部电影,真的让人心灵震颤的却是这些坦然面对死亡,在死神面前依然保持尊严与气度的人。

那年,北京各大影院为《泰坦尼克号》延长了一个多月的档期,直到6月这艘大船才缓缓驶离银幕。而我,总共进影院看了7遍。一次和同学,一次和母亲,剩下5次便是一个人在黑暗的空间里独自流泪。

那年,我患上了泰坦尼克号痴迷症。看到有关这艘大船的书就要往家搬,偷偷在上课时画露西的裸体素描,收集一切有关莱昂纳多的影片。

那年,我17岁,觉得爱情就是你爱我我爱你,为了爱可以不要命。

那年,我总觉得露丝松开杰克双手那个动作做的太过容易,自以为是的认为陪着爱人共沉海底才是最完美的爱情。

后来,慢慢长大,终于了解:我们会遇到很多人,谈很多次恋爱。那些人,我们爱过不再爱或爱过一直爱,最让我们刻骨铭心的那个也许也是最早离开我们的那个。最后,我们会选一个合适的人厮守终身,在偶尔独处的时光里,把深爱的那个从心底深处拖出来,放在阳光下晒一晒。

后来,坐在影院,重温老片,听到哨子响起,我长出一口气,心里对自己说:瞧,多完美的爱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0)
©猫左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