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左先生

⊹ 专注于探索地球,书写地球赞歌 ⊹
⊹ 用文字和镜头记录与世界相遇的每一个瞬间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猫左先生:thinker-daily
所有文字及图片皆为原创
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约稿及一切事宜请联系邮箱:thinker125@126.com

和灵魂对话,不需要爬高

2001年冬日,某个周二的早上,看完这部电影,我坐在首都影院门口,打开记录梦想的本子,在攀登珠穆朗玛峰那个梦想上打了个叉子。

2003年我进入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那家公司的老板是个登山爱好者,05年的时候公司内部组织员工报名陪老板爬启孜峰。纠结了很久,我还是没有报名。

因为,发报名邮件那一刻,我又想起了这部电影。

《垂直极限》在IMDB评分只有5.8,大约在影评家和影迷心中,它只是一部还算过得去的商业片。

可是,你只是个旁观者,你站在屏幕外,你听着彼得父子三人哼唱老歌,看到午后艳阳投射在纪念碑谷陡峭的岩壁上,那么宁静,那么美好,然后,坠落,一声钝响,你的心也因为这沉闷的声音颤了颤,肯定会,有那么丁点儿窒息的感觉,然后,你再看屏幕里,一只鹰飞过天空,好像什么也未曾发生。

你耳边又响起按动快门的声音,透过镜头,一对豹子在雪中嬉戏,多像探索频道的纪录片,可只是瞬间,便有人摔伤,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K2峰上,Annie倒挂在两山之间的绳索上,你看着,有点儿晕。

直升机的轰鸣声从音响里呼之欲出,螺旋桨划破了Monique的登山服,你又紧张了,以为快速转动的螺旋桨会把Monique绞成碎片,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他们把硝化甘油埋进雪里,以为躲过一劫,然后在阳光下休息交谈,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轰的一声巨响,还是爆炸了,两个人,瞬间灰飞烟灭。

伴随那轰然巨响,你突然看到一具女人的尸体,那是Montgomery的妻子,原来这场营救背后还有另外一个复仇内幕,屏幕内气氛诡异,你的喉咙也似乎有点发紧。

瞧,彼得助跑,由这山飞向那山,腾空,坠落,你不由自主的产生自由落体的失重感;变换角度,现在,你站在Monique身旁,俯瞰那深不见底的山谷,还有挂在对面山峰峭壁上的彼得,你开始双腿发软,并且呼吸困难。

你窝在家中的沙发里,喝着啤酒,啃着鸭脖子,看《垂直极限》。那配乐,那画面,那特效,都带给你快感。你觉得很爽。所以,作为一部冒险片,这是一部好电影。

当然,你也可以把它当成一部剧情片。我们可以来讨论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比如人性、比如死亡、比如生命的价值。

但是,人性、死亡、生命其实是永远无法讨论清楚的话题。

你走在38度高温的马路上,会把手中的一瓶水递给路边的乞丐,但是你走在50度高温一滴水就可以决定生死的沙漠里,是否还会这么做呢?你可以坐在清凉的办公室里,通过网上汇款的方式捐赠1000块钱给一个贫困山区的失学儿童,在他的人生里扮演几分钟上帝的角色,获得一点点“我很善良”的快感,但是当你被困在海拔8000多米的雪山上,不知道救援队何时能够找到你的时候,你还愿意充当仁慈的上帝吗?

在人生平顺的时候,你可以保证自己是个善良正直的人,但是在极端环境下,在生命窘困时,你所面对的也许就是一场对灵魂的拷问。

盛满汤姆血浆的塑料袋在空中爆炸,雪地上那片红色是如此的刺眼。我们当然知道沃恩对于汤姆肯定会死的判断是正确的,可当他劝说汤姆放弃生命补给时,我们却觉得阵阵发冷。

可是我们没有权利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批判沃恩的自私与恶毒。选择干净的灵魂还是珍贵的生存,只有站到那里,你才有权利发言。

马克思说:死亡对于死者并非灾难,对于生者才是不幸。

于是,在Peter割断绳子那一刻,他的父亲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坠入谷底,那一刻,可以肯定他的内心是平静的,因为他的孩子脱险了。父亲的选择是人类出于生存本能做出的选择,牺牲自己,保全子女。

可是,父亲灵魂升华的那个瞬间,也是Peter灵魂遭到束缚的时刻。无论多少人站在道德层面力证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可是道德并不能说服情感。

这很矛盾,面对生命的选择,我们是遵从于理智还是遵从于情感?

真主说:人总是要死,会不会进地狱,关键是看死之前他做过什么。

你瞧,真主大约比马克思聪明一些,他没有强调结果,只是告诉我们过程。

所以,我们不能用简单的数学公式去计算六个救三个是否值得这件事,因为,任何公式都无法精确的量化生命的价值。

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从技术角度规避很多安全问题。你可以把《垂直极限》当做一部很棒的剧情片,完美的冒险片,但是作为一部户外运动片,它所传达的误导人的东西可是不少。

首先说说Annie,这女人大概是全片头脑最不通透的存在了。作为一名职业登山家,明明了解有风暴的情况下还是支持沃恩继续登顶,不但不专业简直是缺心眼。不怕死不等于想自杀,勇者无惧也得分是什么事。当年Peter割断绳子她不谅解,后来人家冒死救她,她又冰释前嫌,只能说她除了登山不专业,心智也不够成熟。

再来从技术层面说说。当然我不是专业的登山者,但是稍微接触过一点极限运动的人都应该知道,纪念碑谷两队人共用一根绳子这件事到底有多业余;零下几十度的环境班治兄弟光着屁股还能呆的那么舒服他们是有多抗冻;沃恩到达K2都不需要适应高原反应第二天就去登顶身体是有多强悍;作为专业领队的汤姆在获得天气预警的情况下依然妥协于沃恩区区几句话是有多么的不专业;Peter那精彩绝伦的远距离飞跃没摔死是有多幸运;还有在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雪崩的雪山上用硝化甘油去炸裂缝这个想法是有多扯淡。

还有那非常离谱的情节设置:巴基斯坦军方囤了一屋子硝化甘油却不知道此物见光会爆炸,而震动一下就能炸的硝化甘油在peter高速助跑腾空飞跃下居然还能特别乖巧的呆在他的背包里一点反应都没有;Montgomery找了4年都没找到的妻子居然就在这次救援时找到了;而损了三条人命才爬上去的高山,就凭Peter和Monique两人之力是居然毫发无损的把Annie给弄下去了。

好吧,就像本文开头所说,这只是一部过得去的商业片,影片结尾那挂满登山者照片的纪念塔也许会打消你尝试极限运动的念头,那也没有什么,至少,这部电影可以带给你点儿刺激,也许还能让你浅浅的思考一下人性。

这就足够了,我们不需要爬到8000米那样的高度去和灵魂对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猫左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